"/>
员工文苑
中建信条
创先争优
公司笼统
员工文苑
企业刊物
首页 > 员工文苑 >
读张贤亮《绿化树》有感

【“在清水里泡三次,在血水里浴三次,在碱水里煮三次”,尽管 运气 那双反复无常 之手依然 让章永璘跌宕在生命的波峰浪谷间,可是 ,恋爱,尚有 生命严冬中熟习 的这些深刻 如马缨花、海喜喜、谢队长等深刻 劳感人民,给予他的素朴真爱和眷注,严寒 年月 里的温情,似乎 熠熠闪光的明灯,照亮了兽性 之美、生命之美,支持 着男主人公也是支持 着张贤亮迎来了历史的转机 、人生的春天。】

 

恋爱,云云 优美

——读张贤亮《绿化树》有感

 

说已故著名作家张贤亮没有谈过恋爱,没有真正履历 过恋爱,我是不信托 的。

在他的小说《绿化树》里,他写的恋爱可以说是我看过的关于恋爱的最好形貌 。一样的令郎落难,美人 相助,可是在张贤亮的笔下,恋爱却是如江南春雨,旖旎优美 ;如秋天 的高原风,粗粝中饱含深情;如冬日的雪花,轻盈素洁。在以“人生回望式”主题写作的小说中,男主人公身上大多带有张贤亮的自传式履历 。一个可以 把恋爱形貌 得云云 美丽 、云云 感人的人,他对恋爱理应 是有着深入 明白 的。

《绿化树》讲的是1961年冬天,寒风冰冷 、冬意萧索中,主人公章永璘刚刚履历 了劳教,作为“自在 休息 者”分配到一个西北 偏远 的农场。作为一个从小生长在优良 家庭情形 ,身世于所谓的资产阶级家庭的知识分子,在上世纪50、60年月 那场“反右”、“左派 扩展 化”等运动中,更因为 写过一些听说 竞赛 革命 的诗歌,从而被划为左派 ,成了劳改犯,经受 无产阶级的刷新 和专政。“我怎样 落到如今 的田地”,在小说里,主人公多处收回 了这样的自我疑问。带着这样的自我疑心 以及被劳改受尽管 制的自大 章永璘到了农场。

应当 说,在谁人 自然情形 和政治情形 异样 恶劣的偏远 山村,主人公充溢 了肉体 的苦闷,可是 比肉体 苦闷越发为难 的是物质的极端匮乏,饥肠辘辘 衣不蔽体 。这个时间 ,女主人公马缨花泛起了。这是一个生涯 在西北 乡村 听说 是撒马尔罕后裔 的美丽 女子 。“首先让我惊讶 的是她面庞上那南国 女儿的特征 :眼睛秀丽,眸子亮而无邪 ,睫毛很长,可以想象它掩盖 上去 时,可以 摩擦到她的两颧。鼻梁纤巧,但很挺直,肉色的鼻翼长得很是细腻 ;嘴唇稍微 严惩 ,却极有表现 力……她的皮肤比一样往常 妇女黑,但很平滑,只是在鼻子两侧有些唾弃 那演的雀斑。她的下眼睑也有一圈淡淡的青色,这淡淡的青色,使她美丽 的玄色的眸子表现 出一种令人难以忘怀的深情”,在主人公的眼里,第一次晤面的马缨花无疑是美的。

可是 ,更让章永璘谢谢的是,马缨花残酷 、率真、阴恶 、活跃 的性情 。没有吃的,马缨花以“打炉子”为捏词 自动 约请 章永璘到自己 家里,不怕同村人的讪笑 和离间 ,虽然怀着深深的同情和怜惜 ,可是 这已经足够让处于极端饥饿中的章永璘感恩、谢谢的了。他这样形貌 在马缨花家里吃到第一个白面馍馍的情形 :“我逐渐 地把馍馍拿起来。……我一点点地啃着、嚼着,啃着、嚼着……尽管 表现 得很文雅 。我已经有四年没有吃过白面做的面食了——而我总共 才活了二十五年。它宛如外面 飘落的雪花,一进我的嘴就消融 了。它没有经由 发酵,还饱含着小麦花的芬芳 ,饱含着夏日的阳光,饱含着高原的令人心醉的土壤 气,饱含着收割时的汗水,饱含着一切食物的原始的香味……突然 ,我在下面 发现了一个很是明晰 的指纹印!它就印在白面馍馍的表皮上,很是很是的明晰 ,从它的巨细,我甚至能识别 出来它是其中指的指印。从纹路来看,它是一个“罗”,而不是“箕”,一圈一圈的,内里 小,向外冉冉 地扩展 ,似乎 春日湖塘上小鱼喋起的泛动 。泛动 又冉冉 激荡开去,激荡开去……噗!我一颗清亮的泪水滴在手中的馍馍上了。”正是这烙印下似乎 春日湖塘上小鱼喋起的泛动 的手指,让困苦中的章永璘持久 记着了马缨花的这份灾祸 中的知遇之情。到厥后也忘不了“那宝石般的中指纹,已经溶进了我的血液中,成了我变成 一种新的人的成分 ”。

可是 ,真实的 恋爱其实不 是同情或许 怜惜 。马缨花虽然同情章永璘作为念书人遭到 的种种不公正待遇,“遭受 的种种罪”,可是 要上升到恋爱的层面,还需求 一种肉体 上的相通和理性 上的认同。不时 热恋着马缨花的车把式 海喜喜,因为 马缨花的“移情别恋”妒忌 ,在一次出车中,想用休息 、用鞭稍给章永璘一点“颜色”,章永璘凭着极大的耐力经受 住了海喜喜提出的休息 寻衅 并精彩完成使命 ,在被海喜喜抽了一鞭稍,而且遭到 詈骂 的时间 ,终于孰不可忍 ,迎头回手,和海喜喜打了一架,“疯狂”地要用四齿叉扎海喜喜,忙乱中用脚狠狠踢了海喜喜一脚,作为“鞭稍”的回敬,在周围 人看来是“两顶啦”。至此,马缨花才真正爱上了章永璘,说“你,倒挺像我们 的人”,同时表现 出“特殊 红光满面 ,流连的目光 比往常更为炽热 ,那迅捷眨动的长睫毛有一种爱娇的表达 。她线条秀丽的嘴唇不言语 时也微张着,似乎表现 着某种惊讶 与盼愿 。”在这里,劳感人民,“筋肉休息 者”,乡村 妇女马缨花,已经完全把章永璘看成了经由 无产阶级的艰辛 刷新 和教育,酿成了能休息 ,会休息 ,也能以暴制暴,用暴力手腕 维护自己 尊严的具有撒马尔罕人的后裔 血缘 的自己 人,这就是乡野乡村 的生涯 规则,不是简朴 的原理,偶然 间 是需求 暴力和野蛮的。当此之际,乡村 妇女马缨花对已经刷新 为“筋肉休息 者”的知识分子章永璘的真正恋爱萌生 了。

好感不即是恋爱。在极端困苦的情形 下,马缨花用那些珍贵的五谷杂粮,真实的 粮食解救了饥饿中的章永璘,更用无私的同情和眷注让他逐渐 找到了做一个正常“人”的感受,恢复了体力 、恢复了生机 ,更恢复了人的自信。栖息 在周围 透风、严寒 破旧的全体 宿舍里,章永璘从同宿舍、运气 与他相反 的农工那里,感受不到丝毫亲善 ,相反却是讪笑 、玩弄 ,而在马缨花的家里,章永璘却感应了朦胧的幸福、愉快、恬静 和自在 。这是一种好感,虽然恋爱可以以后 萌芽,但还不是恋爱。

果真,等章永璘逐渐 恢复了正伟人 的自信后,他最先 思索关于自己 的人生走向,在其时手里唯逐一 部经典书籍《资源 论》以及在冥想中和马克思一问一答式相反 中的指引下,逐渐 看法 到了真正刷新 自己 就是跨越 自己 ,这样,怀抱对温顺 缱绻、蕴藉隽永恋爱神往 的章永璘,看法 到马缨花的恋爱只是直率、阴暗 、粗犷 、热情 ,同时也看法 到了两人在知识和文明 素养上的分歧 。他的恋爱踌躇 了。

情势 相持不下 。当不时 留恋 着马缨花的海喜喜,因为 失恋要脱离 之前劝说 章永璘和马缨花完婚 ,谢队长也是在追逐 逃跑的海喜喜的风雪火车站异样 劝说 章永璘迎娶马缨花。在这样的情形 下,章永璘向马缨花提出求婚。本以为马缨花会欣然 赞成 ,可是 马缨花却没有赞成 。理由是不情愿 在艰辛 的条件下再增添 章永璘的肩负,要以不完婚 为由,继续 牵引着村里女子 的“献媚”,从他们那里取得 名贵的粮食,在谁人 大饥馑 年月 ,用自己 的牺牲,换来章永璘的继续 担忧 念书,在严冬里蓄积实力 等候 生命的春天来临 。

恋爱终于树立 在了一概 的基础 上。马缨花的寥寥数语批注 ,却让章永璘真正震撼。再一次看法 到自己 和马缨花的分歧 ,但不是马缨花配不上自己 ,而是自己 配不下马 缨花。这个粗俗 、没有文明 素养的憨厚 残酷 的乡村 女子 ,却具有一种为了恋爱、为了恋人 的献身肉体 ,特殊 是那句“就是钢刀把我头砍断,我血身子还陪着你哩!”,凸显了马缨花关于 恋爱的忠贞和坚决 。而自己 ,这个号称知识学养深挚 、会写诗歌、会念书的知识分子,却历来 没有为了他人 、为了所爱的人献身的肉体 ,心里只要 自己 。看法 到这点,章永璘才以为 自己 真正爱上了她,不是感恩,不是谢谢,而是一种敬仰 、明白 、心疼 和依恋糅合在一同 的严重 心情 。

“在清水里泡三次,在血水里浴三次,在碱水里煮三次”,之后尽管 运气 那双反复无常 之手依然 让章永璘跌宕在生命的波峰浪谷间,可是 ,恋爱,尚有 生命严冬中熟习 的这些深刻 如马缨花、海喜喜、谢队长等深刻 劳感人民,给予他的素朴真爱和眷注,严寒 年月 里的温情,似乎 熠熠闪光的明灯,照亮了兽性 之美、生命之美,支持 着男主人公也是支持 着张贤亮迎来了历史的转机 、人生的春天。

版权一切 Copyright© 2018 中建二局春水堂视频APP黄下载安卓工程有限公司 
        豫ICP备12018086号(豫ICP备12018086号-1)